追蹤
全部列癲 │ Harry Wu
關於部落格
psychoanalysis, mob behaviours, culture
  • 1388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十一月的蕭邦碎碎念

*為你彈奏蕭邦的夜曲 紀念我死去的愛情  跟夜風一樣的聲音 心碎的很好聽  手在鍵盤敲很輕 我給的思念很小心  你埋葬的地方叫幽冥  為你彈奏蕭邦的夜曲 紀念我死去的愛情  而我為你隱姓埋名 在月光下彈琴  對你心跳的感應 還是如此溫熱親近  懷念你那鮮紅的唇印* 「心碎的很好聽」跟「詭異的很安靜」是同樣的毛病,其實應該是想要押韻。可是作詞的人應該知道歌不是押韻就好聽啊。手在鍵盤敲很輕,大概是很多人對蕭邦夜曲的刻板印象,不過蕭邦是個毫不保留的激情主義者,就算夜曲也是可以慷慨磅礡,這點應該Jay自己知道吧。 那些斷翅的蜻蜓 散落在這森林 而我的眼睛 沒有絲毫同情 失去你 淚水混濁不清 失去你 我連笑容都有陰影 風在長滿青苔的屋頂 嘲笑我的傷心 像一口沒有水的枯井 我用淒美的字型 描繪後悔莫及的那愛情 矛盾又來了,我既然傷心難過到淚水都渾濁不清,連笑容都有陰影了,淚水竟然還會沒有絲毫同情。至於後面用淒美的字型,來描繪愛情,看得出來也是為了要押韻。其實歌詞押韻有時候實在是致命傷,就像順子有一首歌,忘記歌名了,裡面唱「一轉眼就天涯」,這代表什麼呢?顯然漏掉太多東西。像這樣寫歌詞的方式,如果要牽強地解釋,大概可以說用了很多「象徵」跟「濃縮」的技巧吧。很「夢的解析」喔! 倒不是真的要挑三揀四,而是一個天王紅成這個樣子,還是主打歌,又是全台第一把歌詞交椅,今曲獎得主寫的。你看有多少人會聽他的歌,這些聽眾一定有老有少。這樣七零八落的歌詞會給小朋友什麼樣的影響?我想起以前「聽ICRT學英文」的日子,那時台灣紅的是「air supply」,說實在,他們的歌詞其實芭樂又沒有營養,但是對一個國中生而言,那是學習的動力。只可惜當初沒有好好聽Bob Dylan。這時也真讓人禁不住懷念梁弘志的作品,即使有時候有點濫情。不過不能算是懷念,因為我年紀根本沒有搭上,二是現在斯人已遠,一切也只能追憶。 上個週末,到新堡去找野火樂集的熊姐,在那裡的還有爵士狗Timo,好客樂隊的冠宇蕭仔一行人,WOMEX的精彩度不說,找時間再寫感想。最讓我感動的是,Timo跟怡廷跟他們未滿兩歲的諒諒互動的方式。「現在不教他母語,以後就沒機會了。」「回到台灣,國語自然會講。不用現在教他。」除了日常對話,一堆兒歌都被編成精緻的台語版,相當用心。也許真的要等到自己變成了「客人」,才會意識到自己的主體性,也才會想要深化這個主體的美感經驗。 即使是流行歌也是文化事業很重要的一環。不能因為想要暢銷就隨便亂玩,我覺得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