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全部列癲 │ Harry Wu
關於部落格
psychoanalysis, mob behaviours, culture
  • 1388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圖騰無禁忌

撇開民謠採集的區塊,還有遊樂園常設的主題表演,原住民創作音樂從拆穿吳鳳神話的街頭運動開始,歌聲除了傳自社運大聲公的背後,如今來到了絢麗的舞臺前。約莫五年前開始,更有金曲獎的不斷加冕、創作樂團的亦趨主流,原住民音樂在商業流行的歌榭裡沒有了優惠加分機制跟保障名額,也已經無所謂地不地下。 幾個樂手朋友們拿他們的「困惑」、「迷惘」、「惆悵」開起嘔吐的玩笑,因為真的有點耍「文藝」,不像平時搞笑的他們。相較於多數團體的頹廢,字面上企圖處理「少年典型煩惱」,實際上早已擺脫原住民創作歌謠大多關乎流移漂泊的圖騰,堪稱得上2006開春首波「勵志」團。 這真的算是一張好聽的唱片。音樂類型的豐富跟成熟不在話下,演唱也嚴謹。專輯裡的One More Time,英文發音變標準了,氣也夠長拍子拉到了,不過比起CD,我還是喜歡他們現場演出的無厘頭笑話、四溢的啤酒泡沫。但朋友則直言:「濃濃的汗水味好像沒了!」這點的確可惜。 一定要用悲傷的笛聲吹奏原住民的憂患跟流移嗎?佛洛伊德寫下《圖騰與禁忌》時,以為他的心理系統可以放諸四海皆準,但是後來被在印尼島上做原住民田調的馬凌諾夫斯基將了一軍。而今天來自另一座南島的圖騰企圖用搖滾告訴我們,原住民的音樂也可以這樣玩! 趣味之餘,幾首妙作向主流挺進的精神,不論是咬字運音,既是效法也是諷刺。「查文山」不否認:「其實我想做個大明星!」雖然是刻意模仿,歌詞也僅是通順,但至少比周董的還通情達意些。「夢想」、「追尋」這些語彙雖然老套,可是跟他們的「山地Q (腔)」配在一起,卻新鮮下飯,令人胃口大開。 他們無懼無畏地跟「主流」嗆聲:「我不是周杰倫!」這一首R&B玩得很順很有道理,下一首歌給你Bossa Nova,再下一首給你民謠搖滾……無懼無畏,類型難以被限定,而且又難說將來會有什麼變化。 連鮑伯‧狄倫都跑去當DJ的春天,圖騰也百無了禁忌,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?我雖然還是很想很理性透徹natural high,放棄精神藥理學,在北國的清晨我怔忪地翻閱佛洛伊德,也一面聽著圖騰。在象牙塔裡我企圖獲「大致」(general)解答,但若要「完整」(total),則需要人類學式的親近方式,才不致忽略原始心靈的思維。怎麼樣,只好住到山裡面去囉? 我這在這巨大的圖騰前只能屈膝掩面的「白浪」突然有一種悟力出現:為什麼我偏要需索那個機轉?聽不就對了嗎?聽不就對了嗎?你們在邊唱,我就在這邊high!於是我讓圖騰在房間裡轉,也在廚房裡轉:「藍天藍天!藍色的天!看到你,心情會更好!」嘿,縱然抵觸政治信念,我還是high得很理所當然,很超越,直逼潛意識裡的洞見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